数字报
  ?您当前的位置: 生活报网 > 悦读
柳笛声声唤春来
来源:   编辑:周迎华   2022-04-10 17:11:31





付力

清明将至,让此时的孩子们,从爷爷奶奶的柳笛故事里出发,步入一段纯粹而自然的童年——

当春天的日历翻过小兴安岭的一座座山之后,再沐浴一阵春风的洗礼,小山村就变了模样。

山村人家的栅栏外,路边的大柳树,大棚里的稻苗,山坡上的冰凌花,都像染了油彩一般鲜亮。每年到了这个季节,就是小山村孩子们最为开心的时候,因为柳树的枝条儿一天一个样,见着它发芽、长叶,很快就有柳笛儿吹了,还可以编柳条帽、做柳条插花了。

记得儿时春天的小山村,呼兰河河岸上总会坐着一溜溜的小伙伴,他们用一支支柳笛吹响了小山村春耕的号角,吹响了对外面世界的渴望。

在故乡的西下坎,紧挨着呼兰河岸边有几棵粗壮高大的柳树,那里是我和小伙伴们做柳笛的最好去处。几个能爬树的小伙伴担当上树掰柳树条的重任。那时我个子比同龄的小伙伴略高一些,身子比较灵活,也有一些号召力,每次都被小伙伴们选中去爬树。把鞋子一脱,光着脚丫子,往手心里吐上两口唾沫,选中一棵柳树就像猴子一样地爬上去,然后坐在树杈上把一根跟柳树枝往地下扔。

拣到柳条的小伙伴们,就开始忙着剥开柳条削皮做柳笛,有的编了柳条帽戴上,学电影《渡江侦察记》里的解放军叔叔,用大拇指和食指比划成手枪,嘴里“啪、啪、啪”地发出枪声扫射。

那一支支柳笛,是童心的创意与发明。做柳笛,要先用铅笔刀割一段齐整的柳枝,然后用小鹅卵石轻轻捶打。当树皮与柳条芯完全脱离后,再用嘴咬住树棍的一端,两手握住柳枝皮缓缓抽出其中光滑的小白棍。白色的柳条棍湿漉漉的,还略带丝丝的甜味,我喜欢那个味道,每次都要把白色的柳条棍含到嘴里一会,清香的味道好极了。此时手里便是一节柳皮筒了,把柳皮筒细的一端捏扁,用指甲或铅笔刀刮去上面半厘米左右的青皮,露出鹅黄色的肌肤,这一部分就是柳笛的发声器。

柳笛做好了,含在嘴里吹起来,用柳管的长短粗细变换声音的高低。柳笛声,粗者声音浑厚,哞哞地像小牛犊在叫;细者声音尖厉,吱吱的像蛙鸣。如果嘴里同时吹几只柳笛,就能发出不同的声音,听起来神奇极了。

每天放学的路上,我都会和小伙伴们一起边吹边跳,回到家时,每人手里都会有一大把的柳笛,而那些剩下来不能做柳笛的柳枝,就盘成了一个圈戴在头上,柳叶也随着欢快的脚步一摆一摆地,煞是威风。

天真的童年,无忧的童年,我们总是沉浸在自我发明与寻找游戏的快乐中。我们发明了快乐,享受着这个发明,这是我们这一代人得天独厚的优势,一生都受益匪浅。

当我和孩子们说起柳笛时,他们闻所未闻。真想让他们从爷爷奶奶的柳笛的故事出发,享受一次我们那个年代的童心之旅。

虎年的春天来了,大地渐渐泛青,美丽乡村道路旁那些柳条儿长出了嫩绿。再吹响一次儿时的柳笛吧,让它奏响又一个春天,唤来春天的风、春天的雨、春天的暖阳、春天的绿色,吹响黑土地蓬勃生机。



黑龙江日报报业集团主办
地址:黑龙江省哈尔滨市道里区地段街1号
版权所有:黑龙江日报报业集团   本网站内容未经许可不能用于其他网站,非授权转载,本站将依法追究其法律责任
黑ICP备11001326号-6