数字报
  ?您当前的位置: 生活报网 > 悦读
书 缘
来源:   编辑:周迎华   2022-04-24 14:42:01


申士忠我与书结缘,听母亲说是从我出生一周后抓周始。母亲在我面前放了三样东西:一个算盘、一本旧书和三块饼干。我不假思索地奔书抓去,小手按在书上。自此母亲逢人便说,我长大了是块读书的料。

这话还真被母亲说对了。我读小学三年级时,就跟着姐姐抢着读《水浒传》了。那是一本破旧不堪的书,纸张泛黄,缺角少页,只有书脊上还能依稀看出“水浒”字样。梁山一百单八将,深深印在脑海里,读到入迷处,洋油灯烧焦了刘海儿都不晓得,姐姐看着我光秃秃的脑门笑个不停,送我一个“书迷”的雅号。

上中学后,学校离家二十多里地,中午在校吃饭,我便把家里给的吃饭钱节省几角用来买书。我买的第一本小人书是《叱咤风云》,当时小伙伴们知道我有这本书,都争相借阅,后来不知被谁借去了未还,至今都感到惋惜。第一本文学书是《野火春风斗古城》,是作家李英儒创作的长篇小说,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,记得是轻型纸印刷,纸张虽薄,字却不透,看着很清晰。以后陆续购买了《老残游记》《三言二拍》等书籍。

上高中后,我又买到《唐诗三百首》,是中华书局出版的繁体竖排平装本。我确信“熟读唐诗三百首,不会吟诗也能吟”这句古训,每当阅读时就得查字典标注繁体字,又想到用英文本抄写字典上的所有繁体字,标上简体,足足抄了一本,用时一个多月。自此我识读繁体字的能力大有提升,这对我日后阅读古典文学和练习书法打下了坚实的文字基础,受用终生。

自从熟读《唐诗三百首》之后,还真自不量力地作起五绝七律来。我写的第一首“七律诗”是《咏雏燕》,有感而发。起因是夏季里的某一天中午,我家屋檐下坠落一只雏燕,稀疏的羽毛尚未丰满,骨瘦如柴,躺在地上一动不动。我见了之后赶紧捡起来看了看,已经没有了气息,一命呜呼了。我的伤感同情之心顿生,就把雏燕埋到园子里,算是对雏燕最好的安慰吧。回到屋里脑中还是雏燕可伶的身影,遂提笔赋诗一首《咏雏燕》以悼念之。多年以后,只记得其中的两句“哀哉雏燕生几何,未归南方客北国”。

我大量购书是在1985年以后。除了在书店买书,更多的是从出版社邮购。当时与全国十多家出版社有联系,邮购自己想看的书。像人民文学出版社、上海古籍出版社、中华书局、上海书画出版社、文物出版社等都是我光顾的出版社,这些出版社非常讲信誉,购书款余几分钱都会退给读者,以邮票的形式退还,令人感动。我邮购书籍最多的出版社当推中华书局和上海古籍出版社,邮购了《吕氏春秋校释》《文心雕龙译旨》《唐宋八大家文钞》《四大名著》等古典文学书籍,读了这些书,开阔了我的阅读视野,丰富了我的书橱,每天坐拥书屋,好不惬意!

邮购新书开销太大,为了节省钱,我又热衷于逛旧书摊,旧书不厌百回读,物美价廉,也是藏书中必不可少的补充。每到一地出差或者旅游,都要光顾当地的旧书摊,从中掏出价廉而喜欢的书。2005年8月,我去辽宁大石桥拜访谜友,在街边旧书摊买到一本1982年出版的《桃花扇》,爱不释手。

最近几年又开始从淘宝网上购买书籍,实体书店的书太贵,有的不打折,有的打八折,而在网上能买到五折书,少花不少钱。但网购有个苦恼,就是店家对书的包装不到位,经常收到破损折角的书,尤其是精装本的书,最怕磕书角。

买了四十多年的书,家里到处都是书,用汗牛充栋来形容还不敢当,用满眼都是书来表达并不为过。2020年初冬接触到孔夫子旧书网,这里是旧书的世界,也有新书出售,我在孔网上购买了一些旧书。后来萌生了开网店的念头,把自己手里不想留的书挂网上出售,岂不妙哉。于是在孔网上注册一个店铺,取名“勤耕堂主的书摊”,为啥取这样一个店名呢?因为我的书房名叫“勤耕堂”。

自从开了网店,与书的缘分更大了。孔网上售书生意还不错,卖出不想留的书,再买进自己喜欢的书,以书养书,不亦乐乎。每有新订单到来,我都喜不自胜,颇有成就感。我及时回复买家,保证二十四小时内发货。本着诚信经营,讲信誉,重品质,精心打包,及时发货的原则,让购书者满意,也让平台放心。正是:新书买进心生喜,旧本掏出眼放宽。

书籍是全人类的营养品。读书能让一个人从愚昧走向聪明,从贫穷走向富裕,更能升华人的品味。腹有诗书气自华,净化心灵全靠她。一本好书在手,便忘却了世事的尘嚣,心清如水。是书涵养了我的人生,也是书一直在催我奋进。



黑龙江日报报业集团主办
地址:黑龙江省哈尔滨市道里区地段街1号
版权所有:黑龙江日报报业集团   本网站内容未经许可不能用于其他网站,非授权转载,本站将依法追究其法律责任
黑ICP备11001326号-6